2010-03-14(Sun)

《陪我看日出》短+BL有





──忘了是什麼時候,我們最後一次吵架。




『一個人在台灣,你要注意三餐。不要挑食、早餐不要只喝一杯咖啡、不要加班到忘了時間……』

『……不要讓我擔心。』

打開餐盒,裡頭是營養非常均衡的餐食。日子久了,雖然一直很討厭青菜的味道,但是也能漸漸的習慣那種帶點苦苦的味道。

將紅色的蘿蔔一塊塊的挑在餐盒蓋上,我吃著吃著……最後還是從餐盒蓋上,把挑掉的蘿蔔吃掉。

下班的時候,天空下起了濛濛細雨。雨的味道讓我不禁想要回家,回到有那個人在的家。不知道那邊現在是否也在下雨,不知道他知不知道,我在想他。

一個人走在微暗的小路上,我踩著一個又一個的水漥,就彷彿跟著你前走的腳步,就彷彿回到家鄉。

你好嗎?

我很好。

「先生請問您需要什麼?」小姐拿著點餐單子,親切的詢問。

「一杯咖啡。」

「一杯咖啡就可以了嗎?」

「……不好意思咖啡幫我改成奶茶,再來一份燻雞三明治。」

「好的,請稍等。」

看著送上來的餐點,以往早餐向來都只是一杯咖啡的我,也有點難以置信這樣的改變。本來想偶爾任性一下,但一想到他……總是會在最後妥協。

想著想著,忽然從窗外照射進來溫暖的陽光,柔和而溫柔,好似被你擁抱著,令人安心放鬆。你一直在陪著我嗎?

那一天風很大,雨很大,打著傘卻仍是被淋了全身濕。我走的很慢,小心的一步一步。我想起你最後的盯囑,你打長途電話給我說:『聽說台灣有颱風,雨很大,你要小心走。』

你說:雨很大……你要小心走。

颱風登陸的時候,新聞發佈陸上颱風警報,這裡停止上班上課。我一個人待在宿舍裡,聽著窗外風吹雨打。記得第一次認識你的時候,是在學校裡的學生宿舍。

那時候外面也是颳風下雨,宿舍停電,你拿著蠟燭到我房裡借火。我們聊了很多,但是聊了些什麼卻不記得了。只記得你偶而的小動作格外的迷人,還有剛洗完澡身上淡淡的香皂味道。

我想家了,這座華麗的城市,沒有你的味道,沒有你的蹤跡。我找不到你,我開始想你了。




──忘了是什麼時候,我們最後一次說話。




『不要去好不好?你一個人我不放心,你不會照顧自己。』

『我不是那個意思。我不知道你要去多久,那我呢?你打算丟下我多久?』

在這裡工作也有一段不算短的日子,平常也還算節省,住在公司的員工宿舍裡省去了一筆房租的開銷,我也算是小有積蓄。家鄉不似這裡物價甚高,平穩的過,找一份工作也可以很快樂。

從認識開始,你總是給我很多幫助。學生時代,課業上、社團上,只要有困難你一定二話不說,以我為優先替我解決。

畢業之後,我們同進一家公司上班,我因為工作能力被質疑,心情低落,一度想要辭職。你陪伴在我身邊,替我想辦法、鼓勵我,並支持我。

我堅持下去,並向大家證明了我的能力,且受到賞識。我還記得你那時候的笑臉,你比我還高興,激動的將我抱個滿懷。

我成功了,但是沒有你我不會成功的。

我們在某個靠山的地方買了一間獨棟的小房子,回家前都要爬過一段蜿蜒的小山路。而那段山路下雨的時候路會很滑、霧很濃,你總會牽著我,一階一階的往上爬。

常常,兩個人都不想睡的時候,就會併著肩,一起漫步,聊著、走著。然後到山上,一起看著日出東昇。每當陽光照亮整個山林間的時候,就會有種被洗禮的感覺,好像所有的不愉快都消散一空了。

自從離開家鄉後……我們就沒有再一起看過日出了。

你在那邊好嗎?

我在這邊不好。

我們很少爭吵。因為爭吵是兩個人、或是兩個人以上作為前提。但每當我無理的發著脾氣時,你總是會抿著嘴,將臉上的線條崩的很緊。以為你要發怒,卻只是沉著聲音。

『我們不要吵了,好不好?』

有時候,我會選擇給你一個擁抱,然後兩個人如平常一般一起吃飯看電視。有時候,我會選擇繼續撒野,然後你會一語不發,轉身將自己鎖進書房。

隔天,就會像什麼事情都沒有一般督促我吃早餐。

你總是這樣,向我示弱再示弱。將我寵的無法無天,對你予取予求。這個世界上,再也找不到第二個像你這般待我的人。

我一直沒機會問你,也不敢問。

……你愛我嗎?

我很愛你,很愛。




──忘了是什麼時候,我們最後一次相擁。




『這裡天氣很好,很溫暖。我在院子裡試種了水果,結的果實很甜很飽滿……你什麼時候回來?』

『今年過年,放假回來好嗎?我很想你。』

雖然早知道那裡已經沒有任何人,會等著我回去。但我還是辭了工作,從台灣飛回家鄉。存下來的錢有很多,一半給我的父母、一半給你的父母,應該足夠花用。

然後我找個應付的來的小工作,存點小錢,並順便養活自己。

家鄉的味道很好,很令人懷念。帶著本來就不多的行李,一身輕便的走在回家的蜿蜒小山路。天氣明媚,陽光從樹間細碎的灑在小路上,偶而會有燕子從樹梢飛過。

每爬上一階樓梯,就會有點點水滴滴落。

沒有下雨。

是我的眼睛在下雨。

我還記得那天,你送我的時候,是跟今天一樣的好天氣。一樣的細碎陽光,一樣的燕子飛舞,一樣的蜿蜒小路,一樣的你……那天我沒哭,我不知道你有沒有哭。

因為你笑著,一路上陪著我,直到我離開。

沒能送你離開的時候,我沒有哭。在台灣是跟今天一樣的天氣,我不知道是否家鄉那裡也是,是否也是一樣的細碎陽光,一樣的燕子飛舞,一樣的蜿蜒小路,一樣的……你。

可是再次回到這裡,我卻哭了。在我還未來得及反應的時候,已經像個孩子一樣哽咽,哭的淚流滿面。

『愛哭鬼,再哭臉就要哭花了。一個大男生還這麼愛哭,過來我幫你擤鼻涕。』

以前我很愛哭,可是自從離開了以後,我就再也沒有哭過。因為離開你,我知道沒有人會幫我擦眼淚,所以告訴自己不能哭。

但是現在,即便我再怎麼哭泣……也不會有人幫我擦眼淚了。也不會有人替我抹去淚痕,拿著衛生紙不嫌髒的幫我擤鼻涕。

再次回到家裡,裡頭很乾淨,只是厚厚的灰塵與溼氣顯示著久未有人居住的孤寂。屋內的陳設與當初離開的時候沒有多大改變,一進門就能夠看見,擺放在矮櫃上的像框。

上面你跟我,親暱的笑著,幸福洋溢,青春快樂。

我從來都不知道你快不快樂,但是我想……你一定不快樂吧。

因為我是這樣的任意妄為,因為我是如此殘忍的把你一個人丟在這裡。

可是,能夠認識你、我很快樂。

你知道嗎?

我很快樂。




──忘了是什麼時候,我們最後一次站在彼此的面前。




『你走了太久,久到我幾乎忘了你的體溫、你的味道。』

『不要緊的,你會回來吧?不論多久,我都會等你的。』

你說:不論多久,我都會等你的。

對我,你未曾對我說過謊,也從來沒有言而無信過。只有這次,唯一的一次,你失約了。你沒有等我回來,沒有。

躺在充滿霉味的雙人大床上,上頭已經聞不到他的味道。你的衣櫥裡,也只剩下陳舊的味道,從前成雙成對的日常用品,只剩下我的,你的全部被帶走了。

原本一對對的用具,此刻只剩我專用的那一套,孤零零的被放置在原處。另外一半,空了。就好像從來都只有一個人在這裡生活過,你只是一場甜蜜而又殘酷的夢。

即使回到這裡,我一樣找不到你。

知道我回來了,很多人來看過我。我跟你的父母,還有比較親近的親人。他們沒有提到你的事情,只是問著我台灣的環境好不好,讓我下次帶他們遊台灣。

我們的事情,一直是瞞著他們。只有你向來最疼寵的小妹知道,你跟我的關係。可是小妹很討厭我,因為我總是吃定她最親愛的哥哥,任性又彆扭。

直到大家都走了,小妹沒有走。她沉著臉說:哥哥說,可以恨你,可以什麼都可以拿走,就是唯讀不讓我把那張相片一併帶走。

她還說:我真的很討厭你,你知道哥哥他為你放棄多少東西嗎?你知道哥哥他一個人在這裡等你多久嗎?你知道……好幾次我過來看見他抱著你的枕頭哭嗎?

我低頭,眼眶很酸,鼻頭很酸。是啊,他也是有血有肉、活生生的一個人。他會笑,當然也會哭……只是他不想讓我看到。

她最後說:我不會可憐你,因為你太可惡了。

小妹也走了。

整間乾淨卻又充滿孤寂的偌大房子,只剩下我一個人。已經記不起當初離開時的衝動,只是為了賭一口氣,所以我決定到台灣工作。

『我錯了,你沒有我一樣可以好好過。沒有對方就什麼也做不到的人,是我。』

我忘了當時,聽到你這麼說的自己,做了什麼樣的反應,什麼樣的應答。在異鄉繼續無意義的工作,我不知道為了什麼。

曾經對你說過,我一直不肯回去的原因,我怕我回去看到你,就不想走了。我還沒有成功,我不想放棄。電話那頭你低沉的笑著,可是我不知道那究竟是笑、還是你壓抑著的哭聲。

對不起,其實我很可惡。

對不起,我以為我們有很多時間。




──忘了是什麼時候,我們最後一次看日出。




『回來好嗎?回來,站在我面前讓我碰碰你,你回來好嗎?』

『你永遠都是這樣,我懷疑你愛過我嗎?如果你真的愛我……你怎麼捨得讓我這麼難過。』

最後一次的通話,你難得央求,也難得發怒。我還沒反應過來,你已經掛了電話。不論我後來如何回撥,你就不是肯再接聽。

第一次,你發怒。第一次,你拒接我的電話。我不敢想像,你離開我的事。我不能想像,你離開後我要怎麼度日。

連連犯了幾個大錯,被上司罵的狗血淋頭,升遷沒望了。渾渾噩噩的度過了好長的一段時間,直至接到家人的一通電話。

我沒有哭。

拿起矮櫃上的像框,輕輕撫過照片上你的俊容。這麼多年沒見,你還是跟當初一樣愛笑嗎?你的臉上,多了幾條我不知道的皺紋呢?是否變得成熟、變得穩重了呢?

拆下像框,從裡面掉出一張薄薄的相機記憶卡。我沒多想,立刻取了筆記型電腦與傳輸線查看裡頭的資料,裡面只有一個新資料夾,點開、白色的畫面孤單的放著一個視訊檔案。

手指頭有些顫抖,點了幾次、都沒能點開。好不容易終於成功了,電腦跑一下,隨即一個視窗伴隨著熟悉的人影印入眼簾。

背景是還有點昏暗的山上,你在架了燈與正在拍攝的相機,對著遠方略有點光芒的海平線。

你的頭髮長了,輪廓更深了,瘦了。

原來我不在的時候,你都是用著這般憔悴的面容在生活著。臉上盡是滄桑,還有令人心疼的疲憊。你在畫面上努力的牽起嘴角,但不知是不是許久未牽動臉上的肌肉,看上去竟有些僵硬。

「對不起,等了這麼長的時間……我想我終於沒辦法撐下去。我知道你總有一天會回來,可是我已經等不到你了。」

你的聲音比在電話裡聽到還沉一些,講話的方式也與從前改變很多,而我錯過了你的改變。

「所以這次,是我陪你最後一次看日出。」

你沉默著,看著遠處,側臉的線條很溫柔。沒過多久,遠方漸漸光亮,從那一端照射起金黃光芒。短短的時間,太陽已經照亮了整個大地。

「我一直不敢問你……你愛我嗎?」

你背著光,相機拍不清楚你臉。你走近,終於清晰的面孔上露出足以令人融化的深情,彷彿在你面前的不是相機,而是你此生最愛的情人。

「……我愛你,很愛、很愛。」

最後,你親吻了相機,停止攝影。

捂著臉,我笑了,也哭了。

我丟下你十一年,你丟下我往後的好多十一年。

我們,究竟誰更殘忍一些。

傻瓜,我也好愛好愛你。

傻瓜,怎麼都不責備我。

傻瓜,幹麻要跟我道歉。

傻瓜、傻瓜、大傻瓜……





「在我心中……你陪我看每一個日出。」





雨的氣息是回家的小路

路上有我追著你的腳步

腳下邊保存著昨天的溫度

你抱著我就像溫暖的大樹


雨下了走好路

這句話我記住

風再大吹不走囑咐

雨過了就有路

像那年看日出

你牽著我

穿過了霧

叫我看希望就在黑夜的盡處


哭過的眼看歲月更清楚

想一個人閃著淚光是一種幸福

又回到我離開家的小步

你送著我滿天燕子都在飛舞


雖然一個人

我並不孤獨


在心中你陪我看每一個日出


題目 : 小說創作
部落格分类 : 小說文學

trackback url


引用此文章(FC2部落格用戶)

trackback

發表留言

只對管理員顯示

留言

陪你等天亮
邊看邊掉淚

Re: 沒有輸入標題

不要哭阿樹,我陪你看日出。・゚・(ノД`)・゚・。
乳加小檔
出沒地。

http://home.gamer.com.tw/homeindex.php?owner=s39sandy
活躍程度
碰由回應
動向存檔
乳加種類(?
書籤在這
YinYin

別碰我.......我已經不乾淨了.......

* 夜 笙 歌

回頭是愛

露西弗原創網-新社區

超級方便
常去的網
快來加我

和此人成爲好友

時常溜達
創作革命REVOLUTION 阿樹樹的樹窩! 。柳陌少年。Immoral [icelog] 戲墨中毒 GaGaLaLa 黑夢盒子 mimiLINE Rae Krenz的個人畫廊 咎井淳 釿/Rozah ぴよ 大米虫 無差別。 小白熊 [EXIST]:伊達霧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