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1-02-28(Mon)

《暮,與墓。》短+BL有+慎入。

「曉星、曉星!」

被喚做曉星的男孩轉過頭,一張俊俏的臉上,掛著僅給來人特別的微笑。

「唷、阿珩你來的正好,你看看我給你帶的什麼。」曉星晃晃手裡的東西,一個包裝精緻的小盒子,襯著男孩童稚的笑顏,顯得明亮而又耀眼。

「這是什麼?」阿珩問。

曉星將盒子放置阿珩手上,調皮道:「你猜猜,猜對了才許拆。」

「唔……我猜不出來。」

「那你別拆了。」曉星說完就伸手去搶阿珩手中的盒子,阿珩左閃右閃、最後不知從哪處又變出一個精緻漂亮的小盒子。

「那你也來猜猜我這盒子裡頭裝了什麼,猜對了才許你拆。」

曉星又笑了,笑的燦爛。
接過盒子,他左瞧瞧、右瞧瞧,最後拿圓圓的眼盯著阿珩。:「我猜,這是巧克力。」

阿珩驚訝道:「你怎麼知道?」

「今天是情人節嘛,而且你每年都送巧克力。」
曉星拆開盒子,裡頭果真是一個又一個色澤漂亮的巧克力。只不過是阿珩出產的星星形狀巧克力,別處沒得買。

聽聞曉星這麼說,阿珩不高興了,好像說的他每次情人節都敷衍了事一般。:「那你呢,你這次不也是送巧克力嗎?」

曉星神秘一笑。:「不是。」

「手作卡片?」

「也不是。」

「手錶?」

「NO。」

「餅乾?」

「錯。」

「我不猜了。」阿珩索性將盒子一丟,轉過身背對曉星。

「你很可愛耶!」
曉星撿回盒子,重新放回阿珩手上。:「不如這樣,你親我一下,就可以拆開盒子。但是你拆開要告訴我裡面是什麼,再說錯我可要罰你了。」

阿珩哼了一聲,勾勾手指,在曉星靠近的嫩頰上大大的啵一口。
「我就不信我看到了還會說錯!」

拆開小盒子,裡頭一個明晃晃的東西,閃過阿珩的眼。

「這……這不是戒指嗎?」

曉星又笑,笑著搖頭。

「唉,又錯了。」說著,曉星伸手拿起盒子裡頭的戒指,帶在阿珩細長的無名指上。:「這個……是我的心。」

阿珩鼓起腮幫子,目不轉睛的看著指頭根的戒指。質地雖然不特別好,但是對於一個家境並不特別富裕的男孩來說,已經是最貴重的禮物。

「那你要罰我什麼?」阿珩問。

曉星托著下巴,想了一陣後,調皮的點了點阿珩的鼻尖。

「就罰你……一輩子都要跟我在一起。」






繼續閲讀

2010-09-13(Mon)

《他們》短+BL有+慎入。

他們。

一個是白領上班族。

一個是自由設計師。

認識的時候很碰巧。他們剛好都是因公出差、剛好都是在出差最後一天受邀歡送會、剛好選在同一間酒吧、剛好坐在相鄰位置。
可是世界上又沒有這麼多的剛好,他們可能早就被注定好出現在彼此的生命中。

剛開始兩桌人互不相干,後來、因為侍者不小心送錯加點的小菜,於是就有人起鬨,兩桌人便這樣鬧在一起。他們坐的有點距離,但中途卻被逐漸失控的眾人越擠越靠近。
直到肩碰著肩。

他們一邊一群人清一色襯衫西裝領帶,一邊一群人則是五顏六色充滿時尚氣息的尖端潮流者。
對比,而又和諧。

「我們是剛結束一件CASE的設計師團隊,你們呢?」

「我們是一群出差結束捨不得回去的大叔上班族。」

聞言,自稱設計師的年輕男人笑了,勾起弧度漂亮的笑紋,還有一片雪白整齊的牙齒。上班族從來沒有看過一個男人能夠這樣有魅力的笑。

「你看起來還很年輕。」設計師說。

「二十八。」上班族說,並且舉起手在設計師面前晃了晃。:「我結婚了,還有一個三歲半大的兒子。我已經是個大叔了。」

設計師的笑紋淡了。他撫過上班族手上的婚戒,許久許久才看著他的眼,說:「是嗎?我還以為你跟我一樣。」
設計師那雙寬大骨感、而又略顯粗嗄的手,從上班族無名指戴著戒指的地方,滑過掌心、再順著食指而走。
設計師抽手的那一瞬間,上班族追上握住了。

兩人接觸的地方很熱,上班族掌心不禁沁出細汗。

他這輩從未做過如此大膽的事。
因為他家境富裕。從小、就被嚴格教育,要有穩定的工作,要傳宗接代,要做好自己的本分。所以他有穩定收入之後,就被家人催促著成家。

可是……他卻是一名同性戀者。一名擁有家庭、擁有妻兒的同性戀者。

繼續閲讀

2010-05-05(Wed)

《我以為》短+BL有+慎入。

這個世界上,不是每個戀情、都能如願的開花結果。不是每個故事、都能有美好的結局。

不是童話,不會完滿。

那些憧憬都是不切實際的。不會實現。

比如我,比如他,比如那個人。



繼續閲讀

2010-03-14(Sun)

《陪我看日出》短+BL有





──忘了是什麼時候,我們最後一次吵架。




『一個人在台灣,你要注意三餐。不要挑食、早餐不要只喝一杯咖啡、不要加班到忘了時間……』

『……不要讓我擔心。』

打開餐盒,裡頭是營養非常均衡的餐食。日子久了,雖然一直很討厭青菜的味道,但是也能漸漸的習慣那種帶點苦苦的味道。

將紅色的蘿蔔一塊塊的挑在餐盒蓋上,我吃著吃著……最後還是從餐盒蓋上,把挑掉的蘿蔔吃掉。

下班的時候,天空下起了濛濛細雨。雨的味道讓我不禁想要回家,回到有那個人在的家。不知道那邊現在是否也在下雨,不知道他知不知道,我在想他。

一個人走在微暗的小路上,我踩著一個又一個的水漥,就彷彿跟著你前走的腳步,就彷彿回到家鄉。

你好嗎?

我很好。

「先生請問您需要什麼?」小姐拿著點餐單子,親切的詢問。

「一杯咖啡。」

「一杯咖啡就可以了嗎?」

「……不好意思咖啡幫我改成奶茶,再來一份燻雞三明治。」

「好的,請稍等。」

看著送上來的餐點,以往早餐向來都只是一杯咖啡的我,也有點難以置信這樣的改變。本來想偶爾任性一下,但一想到他……總是會在最後妥協。

想著想著,忽然從窗外照射進來溫暖的陽光,柔和而溫柔,好似被你擁抱著,令人安心放鬆。你一直在陪著我嗎?

那一天風很大,雨很大,打著傘卻仍是被淋了全身濕。我走的很慢,小心的一步一步。我想起你最後的盯囑,你打長途電話給我說:『聽說台灣有颱風,雨很大,你要小心走。』

你說:雨很大……你要小心走。

颱風登陸的時候,新聞發佈陸上颱風警報,這裡停止上班上課。我一個人待在宿舍裡,聽著窗外風吹雨打。記得第一次認識你的時候,是在學校裡的學生宿舍。

那時候外面也是颳風下雨,宿舍停電,你拿著蠟燭到我房裡借火。我們聊了很多,但是聊了些什麼卻不記得了。只記得你偶而的小動作格外的迷人,還有剛洗完澡身上淡淡的香皂味道。

我想家了,這座華麗的城市,沒有你的味道,沒有你的蹤跡。我找不到你,我開始想你了。

繼續閲讀

乳加小檔
出沒地。

http://home.gamer.com.tw/homeindex.php?owner=s39sandy
活躍程度
碰由回應
動向存檔
乳加種類(?
書籤在這
YinYin

別碰我.......我已經不乾淨了.......

* 夜 笙 歌

回頭是愛

露西弗原創網-新社區

超級方便
常去的網
快來加我

和此人成爲好友

時常溜達
創作革命REVOLUTION 阿樹樹的樹窩! 。柳陌少年。Immoral [icelog] 戲墨中毒 GaGaLaLa 黑夢盒子 mimiLINE Rae Krenz的個人畫廊 咎井淳 釿/Rozah ぴよ 大米虫 無差別。 小白熊 [EXIST]:伊達霧貓